国家能源集团将扩大“煤制油”生产线,保障国家能源安全

 |   | 

十一长假之后,中国的能源体系将迎来又一次冬季供暖“大考”。

记者获知,中国大型能源央企已经得到中央指示,将国家能源安全作为首要的任务,实施增产计划。目前各大能源央企已召开党组会议研究落实增产保供划。

合并重组不到一年的国家能源集团,亦在发力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供应。

2017年11月28日国电集团和神华集团重组成立的国家能源集团。与其他央企“同业合并”的思路不同,国家能源集团是上下游产业链的合并,构建了一体化的产业链发展模式。合并后,国家能源集团拥有煤炭、火电、新能源、水电、运输、化工、科技环保、产业金融8大业务板块,是全球最大的煤炭生产公司、火力发电公司、风力发电公司和煤制油煤化工公司。

“合并以来,国家能源集团发挥煤电一体化优势,实现了平稳起步和良好开局。” 国家能源集团党组副书记张国厚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下水煤量、发电量、铁路总运量、港口装卸量、航运量等多项指标已经创历史最好水平,各项指标全部超过合并前两家企业同期指标相加的总和,八大业务板不但全部盈利,而且利润增速大幅高于收入增速。

取得良好的开端之余,国家能源集团亦在发力保障长期国家能源战略安全,布局建设第二、第三条煤直接液化生产线。

“如果国家有需要的话,煤制油项目可以不断复制。”国家能源集团煤制油化工公司总经理闫国春告诉记者,“我们的技术已经成熟,以前之所以没有复制,主要是出于经济性的考虑。。”

闫国春所提的“复制”,是指煤制油化工公司拥有的全球唯一的百万吨级煤直接液化项目。这一项目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以煤炭为原料,在催化剂和供氢溶剂的作用下,直接生产油品。因此被形象地称为“煤变油”。这条生产线于2004年启动建设,在2008年底试产成功。这一项目目前的年生产能力为108万吨,可以直接生产汽油、柴油、航空燃油。

从经济角度核算,目前鄂尔多斯煤制油分公司每生产1吨油品耗煤约3.5吨,扣除燃料煤,每生产1吨产品的原料煤为2吨。按照目前的原材料成本和税赋水平,当国际原油价格高于55美元/桶时,该公司即不亏损。而第二、第三条生产线建设后产油率有望提升约10%,煤制油 的盈亏点将降到50美元/桶以下。

煤制油化工公司总经理闫国春正在讲解煤直接液化项目关键技术。

国家能源集团的煤制油项目投资巨大,一开始就是作为国家能源战略安全的示范工程。自20世纪80年代,煤制油项目便被列为国家科技部重大科技攻关项目。

20世纪下半页,随着两次中东战争和接踵而来的石油危机,西方国家也高度重视起煤制油技术的研发。1996年,通过政府间合作,中国与美国、日本、德国合作开展了煤制油项目前期工作。21世纪初期,“中国神华煤炭直接液化技术”与美国HTI工艺、德国IGOR工艺和日本NEDOL工艺并称为世界典型的煤炭直接液化新工艺。最初是选用的美国HTI工艺,后来发现该工艺存在重大缺陷,于是就改用了自主研发的煤炭直接液化工艺路线。2004年6月,该技术通过了中国石油和化工协会、中国煤炭协会共同组织的专家鉴定,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与同期其他宣传的类似技术对比,国家能源集团煤制油项目所采用的技术,是实现了商业化运营的技术应用,其他如延长石油、三聚环保宣称的技术至今仍停留在试验阶段,无工业化应用,国家能源集团煤制油项目是目前世界唯一的百万吨级煤制油商业化项目。

我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在60%以上:2017年,我国石油的进口量达到了3.96亿吨,全国石油表观消费量(当年产量加上净进口量)为5.9亿吨,而国内产量则下降至1.92亿吨。这意味着中国每消耗10吨原油,就有6.7吨需要从国外进口。而我国从中东、东非进口石油的主要通道是马六甲海峡,这个咽喉要道是被其他国家把握的一个战略手段。

鄂尔多斯煤制油分公司总工程师陈茂山就煤直接液化项目的环保问题进行讲解。

以往煤制油项目扩张的另一个难题是缺乏标准。近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了《煤直接液化制混合芳烃》《煤直接液化 石脑油》两项国家标准。这两项标准由神华煤制油公司主导制定,填补了我国煤制油行业国家标准的空白,为煤制油产品质量判定提供了依据。这两项标准将于2019年2月1日正式实施。

“如果说煤制油完全替代石油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的煤制油技术已经成熟了。只要国家有需求,我们就可以复制,可以达到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效果。”国家能源集团煤制油分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但是煤制油项目本身就是我国石油替代战略的成果。如果国家有需要,我们可以不断复制,以保障能源战略安全。”


信息来源: │编辑:管理员 │作者: │摄影: │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18-10-11